首頁 > 專家觀點 > 正文
疫情對國際承包工程的影響及其對策
2020-02-24 來源:上海天強 

  一組數據引起的思考

  數據1

  據商務部數據,2019年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業務完成營業額和新簽合同額分別為11927.5億元人民幣和17953.3億元人民幣,對外全行業直接投資8079.5億元人民幣,是國際工程承包市場份額第一大國,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包括境外工程承包和境外投資等多種類型境外業務分布在全球各個區域。

  數據2

  當地時間1月30日晚,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數據3

  據國家移民管理局出入境信息數據顯示,截止2月22日,統計共有139個國家和地區相繼對中國公民入境采取了包括暫停簽證、關閉使領館、關閉口岸、禁止入境、暫停航班、入境隔離等多種管制措施,且采取措施的國家/地區數量仍在增長,管制措施一再升級。

  數據4

  據天強行業研究中心2月10日發布的數據,通過對來自20余個省市的勘察設計行業從業人員采用問卷方式調研,四成企業表示本次疫情對企業與行業的影響較大,五成以上企業表示疫情對海外業務的影響最大。

  綜合以上數據和多方信息,可以預見,新冠疫情對中國國際承包企業的影響主要包括以下方面

   1

  由于國內假期的延長及全面復工的不確定,可能導致企業總部的中、后臺不能有效發揮中樞指揮與資源支撐的作用,各海外駐點、項目部的工作效率勢必會受到影響,從而影響項目的執行。

   2

  項目國政府可能對中國籍員工、勞工入境采取限制措施,影響施工隊伍的組織以及施工進度,并由此增加承包商和施工單位的成本。

   3

  項目國海關可能對中國出口的設備、材料采取更加嚴格的衛生檢疫措施,影響順利入關以及清關的時間和費用。

   4

  中國境內設備廠家可能因為本次疫情導致不能及時開工生產,造成設備供貨進度延誤,甚至不排除有些供應商因疫情影響陷于經營困難,導致無法供貨。

   5

  對于工期緊急的項目或子模塊,業主可能拒絕承包商與中國分包商、供應商簽署分包及設備供貨合同。

   6

  如果承包商向業主方主張此次新冠疫情為“不可抗力”失敗,則可能會引發一系列關于項目合同的索賠或訴訟。

   7

  如果中國承包商承包的工程項目因疫情遭受嚴重影響或延誤,不排除項目業主主張終止商務合同和索賠的可能。

  針對以上影響,建議中國國際承包企業積極采取以下措施

   1

  借助信息化平臺,在企業成立總部海外業務應急中心(或工作組),確保人員安全放在首位的前提下,盡可能恢復中、后臺的部分或全部功能。

   2

  強化疫情期間的遠程工作制度,及時發布國內疫情情況、企業總部復工安排、復工前的值班與應急處理制度、返回海外駐點與項目的人員身體狀況日報制度、海外駐點/項目各項工作日志填報制度等。

   3

  督促各海外駐點、項目部做好疫情期間的應急方案,并積極與駐在國的中國使領館、經贊處報備人員與項目情況,接受其關于領事保護的指導。

   4

  督促海外項目部積極與業主、PM團隊、分包商、物流與貨代公司等項目各參與方積極溝通,保持密切聯系,并及時通報項目恢復的預案以及為項目正常推進所采取的措施。盡可能消除項目所在國政府、項目業主對于本次疫情的顧慮,避免項目業主采取拒收貨物、拒絕付款、解除合同等極端措施。

   5

  企業總部與海外項目部通力合作,及時向提供項目貸款的金融機構、提供項目保險的保險公司(絕大多數海外項目由中信保承保)報送項目因疫情而遭受的影響及擬采取的應對措施,并做好證據材料的收集工作。

   6

  企業總部與海外項目部通力合作,積極向業主與PM團隊進行“不可抗力”的舉證。2月10日,我國全國人大法工委在解答社會普遍關心的法律問題時特別提到:“新冠肺炎疫情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

  需要注意的是,人大法工委的解釋適用于承包商與國內分包商之間以中國法律為簽署背景的交易合同,但并不適用于承包商與國外業主方以境外法律為簽署背景的交易合同。如此,承包商被置于了一個相對較尷尬的境地。

  按照通常的原則,在WHO宣布新冠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后,原則上疫情對項目造成的影響可以視為“不可抗力”,但需要承包商完成大量的舉證工作,且并不是絕對可獲得“不可抗力”認可。

  特別應當注意,如果承包商認為疫情對項目執行已經或將要造成影響,應當在合同規定的不可抗力通知期間內,及時向業主發出通知,而FIDIC銀皮書對于該期間的規定為14日。

   7

  企業總部與海外項目部通力合作,組織商務與合同人員認真研究合同條款,對可能發生的索賠與反索賠提出對策和預案。

  通常,國際承包項目大多數采用FIDIC合同條款,依據通常規定,承包商應當在覺察(或應已覺察)引起索賠的事件發生后的一定期間內(FIDIC銀皮書對于該期間的規定為28日),向業主發出索賠通知,否則將視為承包商放棄索賠權利。

  在承包商提交了索賠通知后,應當在一定期限內提交詳細索賠報告,以FIDIC銀皮書為例,在承包商覺察(或應已覺察)引起索賠的事件后42天內,或在承包商可能建議并經業主認可的其他期限內,承包商應向業主遞交一份充分詳細的索賠報告,包括索賠的依據、要求延長的時間和(或)追加付款的全部詳細資料。

  如果索賠事件為持續事件(本次疫情很可能構成持續事件),承包商應按月向業主遞交進一步的中間索賠報告,說明累計索賠的延誤時間和(或)金額,以及業主可能合理要求的此類進一步詳細資料,并在引起索賠的事件或情況產生的影響結束后28天內,或在承包商可能建議并經業主認可的此類其他期限內,遞交一份最終索賠報告。

   8

  海外項目部應盡可能的克服困難,做好項目的推進,包括但不限于采取替代供貨方案、組織其他施工單位繼續施工等措施,并及時將所采取(或擬采取)的推進措施報送業主及PM團隊。

  通常,依據合同條款,承包商在發生不可抗力時負有減損義務,必須盡可能減少不可抗力造成的損失,否則對于擴大的損失,承包商無權主張不可抗力免責。

   9

  對于投資類型的承包項目,還應由企業總部與海外項目部通力合作,研究分析項目的核心協議(如特許經營協議、執行協議、購電協議、PPP協議等),對于因項目延期導致的項目投資成本增加,要研判是否可以要求項目授權方進行補償,例如調整服務費、電費、延長合同期限或直接獲得補償等。

   10

  對于投資類型的承包項目,還應由企業總部與海外項目部通力合作,依據疫情期間國家出臺的相關扶助政策,及時與融資銀行溝通、討論貸款協議下還款期限展延,爭取適當延長貸款寬限期。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Copyright © 2007-2022 cnbridge.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熱線:010-64708566 法律顧問: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
北京赛车pk1o
西宁沐足经理招聘 开拓者vs火箭常规赛 捷报比分直播下载 大连热电股票 福彩18选7开奖查询 3d的试机号是多少 11月19日灰熊vs快船 麻将外挂真的假的 体球网手机比分app 扑克麻将透视眼镜价格 11选5内蒙古 打手机麻将怎样能赢 大沢佑香 番号 封面 河北时时彩 江苏十一选五今天的 东京热封面大全